出羽三山:内藤正敏写真集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 内藤正敏

出羽三山:内藤正敏写真集

$1,740.00 NTD
Author
Publisher
關鍵字

我常常感受到無底深山的神祕恐怖

一種深沉、凝滯的質感所籠罩   讓人感覺突然回到了遠古

 

 

 

大約17年前,我被特神佛的魅力所吸引,在出羽三山參訪、居住,過著半流浪的生活。這樣的時候,我常常感受到無底深山的神祕恐怖,感到毛骨悚然。


遠看十分美麗的出羽三山,在隆冬的暴風雪之夜,甚至盛夏的深夜,都會完全變樣,顯露出深不可測的恐怖。它被一種深沉、凝滯的質感所籠罩,讓人感覺突然回到了遠古時代。那神秘的恐怖到底是什麼?古代山僧之所以如痴如醉,深入神山苦行,或許是被那座無底山的神秘所吸引。


各地神山的修驗道教義和儀式之所以存在細微的差異,可能是因為每座山所蘊含的獨特靈氣不同,而這些靈氣隱藏在密宗所賦予的意義之中吧?羽黑山創始人能除大師的神秘出現,似乎只是潛伏在出羽三山的恐怖氣息的象徵。


慶長十八年 ( 1613 年 ),德川幕府制定「山伏法度」,規定各國山伏必須屬於天台宗聖護院 ( 本山派 ) 或真言宗的醍醐三宝院 ( 当山派 )。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幕府在政治上集中那些先前分散在各國神山、以獨立教派的身份相互競爭的修驗派系。


但隔年,即慶長十九年,因奥州相馬的羽黑派日光院與本山派的上之坊發生爭執,家康裁定羽黑派不屬於任何一方。羽黑派成為不屬於任何派系的獨立門派。這可能表明羽黑修驗直到近代早期仍保持其原始的獨特性。


然而,1868 年 3 月 28 日,明治新政府頒布了《太政官布告》,將神道教和佛教分開。1887 年 5 月抵達出羽三山所在的庄内地方。此後,席捲全國的反佛、鬼釋風暴,直接打擊了出羽三山。許多殿堂和佛像,許多殿堂、佛像、佛器、經書、古文獻被毀、焚毀。 兩年前,當新人物往来社找我出版攝影集時,我表達了希望盡可能恢復明治時期神佛分離前出羽三山的面貌。尤其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版出羽三山的任何一本攝影集。 然而,當我真正開始研究這個主題時,我意識到這個主題有多困難。


說實話,一開始我只是想簡單地用我過去 17 年拍攝的照片來構圖,但考慮到我所了解的出羽三山的歷史分量,這樣的想法很天真。我再次體會到了出羽三山的深不可測的恐怖。最後,除了幾張照片之外,我得到了全新的照片。


然而,令人極度失望的是,由於紙張數量的限制,有許多照片未能收錄。


最後,在這本攝影集的創作中,出羽三山神社的住持高橋進氏寫了書名和序言,羽黒山修験道研究權威戸川安章生,密教美術史家真鍋俊照先生,荒沢寺正善院住職的島津息道師、出羽三山歴史博物館的喜多川博也氏、大日坊住職的遠藤秀覚師、注連寺山内的橘了昌師、南岳寺住職・榎本雅彦老師等許多當地人士的幫助表示衷心的感謝。我也要向新人物往来社的大出俊幸氏、円谷真治氏、大橋公佐氏,以及前編輯相葉一博氏、半田直氏表示誠摯的謝意。


昭和五十五年五月十五日


内藤正敏